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 勤务兵张 忠 (下)  

2007-12-14 17:2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拜年回后,母亲给父亲准备了一餐早餐。边吃边聊了起昨晚有关张忠不愿去陈之刚那里的事儿来,问母亲该怎么办。他们真的是照准了这小子呀,而且要他过完了初三就去他家报到呢。母亲说我看这样好了,再问张忠一次,要是他硬不愿意去我们就留下他好了。这孩子也怪可怜的,如此忠诚,在你众多的警卫员中,是不多见的。我不会看错人,多一个人也是吃饭。再说我们身边也需要这么一个人料理家务。既然他认定我们这个家了也是种缘分,又何必让他失望?父亲说就这么办吧!陈之刚先生那里,我再去交涉一下就是了。

刚过初三,之刚先生和太太就来家拜年了,过去是很少见的。晚上坐在客厅里就聊起张忠去他家的事儿来,父亲说他不愿意去。为什么?不知道,我把他叫来你自己去问问他可好?那行。张忠站在厅中,陈老爷问你,为什么不愿去我那儿?因为我是外乡人,我想家,过段时间我还是会回去的。噢!我明白了,那就这样吧,不勉强了。之刚先生又告诉父亲一个消息,蔡春江被自己的警卫员给打死了,我们不得不防啊,目前我身边的这位保卫,我有些放心不下,想尽快把他换掉,这是我急迫需要张忠的原因。父亲说这好办,那就换一个吧,我给你推荐一个去,叫蔡昔林,此人本地人,待人甚好忠诚老实,今天就可把他带走,你看如何?那就听你的吧。不到一个时辰,蔡昔林就站到了陈老爷身边,父亲当面说,蔡昔林,我推荐你去陈老爷身边当差,要好自为之,如果出了什么差错,小心你的狗命!你是知道我的。是,首长,我会努力地去干,蔡昔林喜出望外。

客人走之后,母亲心里想张忠这孩子还挺能随机应变的,这样既没得罪之刚先生,又给我们留有余地,因此觉得把张忠留在这个家里是对的。

当时我们家里养了一匹大白马,主要为父亲出差之用,离职之后这匹马便牵回自己家里来了,但仍然由过去的警卫员来管理。几天来,张忠日日夜夜在后院里劈劈砍砍的在厨房侧面搭了一间小屋,小屋内铺满了大块的石板,最里头做了一个长方型的大木槽子,跟我差不多高反正我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正在吃晚饭时,张忠牵着这匹大白马进屋来了,我便端着饭碗跟随在他们的后面,一直看到他把白马牵进那间小屋,然后把马拴到那个木槽上,这时我才明白那个木槽是用来晚上装草喂马的。我说,张忠哥!父亲叫你吃饭去,他洗完手之后便上桌吃饭了。

父亲说,这马可犟,要当点心啊!首长,没关系的,原来我在家里就养过马。张忠便接着讲起他们家的那匹马来:那是我父亲从汉口带回去的,父亲年轻时曾在汉口新世场跑马场养过马。由于给马蹄伤后伤势很重,老板看到他已然成了残疾,就想给他一点钱让他回老家去养病算了。父亲说不要钱,只想老板开恩将那匹伤马也一起送给他带回老家去算了。老板想,这匹马虽然是他花了一大笔钱买回去的,为他也挣了不少的钱,自从那次和外国人比赛把腿折断之后一直都无法痊愈,只能养着,看起来也实在无康复和挽救的希望了。老张今后一走,还得雇人去侍后它,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一举两得。于是便就给父亲带回乡下家里来了。每天,父亲都要叫我把那匹伤马——来宝,牵到水草最丰美的地方去让它吃个痛快,并说这马和父亲的命运差不多,风华正茂时,天天都是喝牛奶,每时每刻都有医生看着它,可是受伤后无用之时时,几乎连水都喝不上了。父亲还告诉我说,马这个畜牲是通人性的,当时父亲牵它回来时,对它说,来宝!咱们一起回家吧。它好像懂得这个意思了,便就大声地昂着头嘶叫了起来,频频向父亲点着头并流着眼泪表示愿意。从汉口到家里坐船,路上只需花上二天时间,可是他们整整走了半个月才回到家!到这青山绿水的老家,父亲和它痛痛快快地享受了人生最自由和幸福的时光。父亲临终前对我说,以后可千万别怠慢它呀,更不能把它杀了卖钱,否则我死了也不会原谅你们的。有关马的故事,父亲给我讲得很多很多的,我一定会把这匹马养得更壮更好的,这就用不着您担心了。

有一年家里遭遇了一场大火,家中的东西基本上荡然无存了。父亲与母亲商量,老借住在朋友家里也不是一会事儿,想把老家那边一些田卖掉然后再起一栋房子,这样全家人的心才能安稳。母亲说,目前时局动荡不要把房子做得太大,父亲却说,再怎么不好房子总是要住的吧,这也是将来留给孩子们的一笔财产,于是就决定把房子做得像样点。可是由谁去办理变卖地产这件事儿呢?最后父亲决定命张忠去办。这时母亲有些犹豫,因为他毕竟不是当地人出生,无根无底的,要是他把钱都拿走不回来了,将来找谁去?父亲说,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真的他把所有的钱都拿走不回来了,说明我们命该如此,没有什么悔不悔的。父亲一向对所有的事都是非常果断的。

当时通讯都很不方便,根本无法与对方取得联系,只是凭父亲的那封信就可把所有要变卖的田地一起卖掉,所有的钱全部交给张忠本人带回。于是张忠便揣好父亲的信走了,离家后已半月有余,仍不见任何音讯。这时冬季已到,门外早已大雪纷飞了。父亲开始有些坐立不安起来,他横躺在客房里的那张大床上,脑子里反复回顾张忠这人的一切,从认识到来我们家的一切言行和举止,并没有半点让他不信任的地方。这些天来,母亲也同样心里惴惴不安。如果说事情真如此了,她该是最大的罪人。因为张忠是母亲主张把他留在家里的。难道这世界上的人就那么不可靠吗?时间在一天天地过去,父母俩人的内心深处里都在开始埋怨和责怪起来。加之那年冬天的大雪日夜不停地这么下着,给人一种极其压抑与无望之感。

第二天就要过小年了,而家里却毫无一点将要过年的迹象。母亲把手提灯扭小放至房中的抽屉桌上,自己和衣躺在床上。此时已起四更,突然间有人在外面拍门,母亲惊讶地马上坐了起来,又听见一个特别熟悉的声音传到母亲的耳中,伯伯开门哪!我是张忠呀!这时父亲和母亲都闻声而起赶紧把门打开。只见张忠像一个雪人似的立在大门口,好像连路都不会走了似的,父亲一把他抱在怀里移至母亲的房中,又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把他身上的外衣给脱掉,他的衣服早已成了冰甲,甩在地上可以竖起来并像铁板似的作响。父亲赶快把自己的衣服顺手裹到他的身上,母亲急忙给他做了一碗滚热的姜糖水。缓过劲来后,便围在火炉边讲述着这些天来发生的事。之后,张忠站起把把身上的被子拿开,把内衣全部解开,金戒指用绳子串着,在他身上围了五六圈,在油灯的的照射下,放射出闪闪的光芒。随即,他把系在腰上的那根通带解开,里面装有约五六百元的大洋一起交给父亲说,所有卖出去田的钱数都在这里,请首长点清。其中买主姓王的写有一张两百元欠条,是老家三叔作保,要到明年秋收之后一定付清。父亲感动得叫了一声,孩子!你真的要跟我们家同舟共济了。

从此后,我们家把张忠看得很重,尤其是母亲把全家的管理及一切都交给了他。每天的吃喝都由他来做主料理,家里碰到什么困难或急需解决的问题都跟他一起商量,决定后由他去执行,而他都能有条不紊的处理得恰到好处。

由于时局非常动荡,物价说涨也都突然猛涨了起来,做屋所需的原材料,成本就要花得更昂贵了,盖房已经到了骑虎难下的时候,硬着这股劲儿便把这栋楼房总算完工了。屋子是按照临街经商的式样完成的。按当地人的说法,三间带一拖,确实显得大方宽敞,毫不俗气。新屋落成之后,家里所有的积蓄都花得干干净净了,而且还欠下一些债,尽管那些债务大部分不急于去了断,但毕竟已成为家里的极大包袱呀!张忠知道父亲这个人的秉性,有困难他是不会说给任何人听的,可是这已然是一快心病呀!于是他便专程过河去把目前家里的一切情况告诉了姥姥,姥姥听后便和舅舅商量,一定要在关键时刻帮父亲一把,随即姥姥便送来三十担谷票。父亲对着姥姥说,您真是及时雨呀!怎么知道我现在为难呢?姥姥说,大兴土木难道还不需要花钱的?其实我老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同时大毛本期的学费钱我也给你们担起了,父亲听了非常感激。

坎儿刚刚过去,张忠又有新的设想。他认为一家子人过日子,没有经济来源,不是等于坐吃山空嘛。因此他建议减轻家中的经济负担,把用不着的人员都辞去。母亲说,这些人已在家里很多年了,突然要把他们打发回去实在难以启齿。其实,在我们家中做事的这些人几乎都是怜悯而来的,对他们所做的工作并没有什么特殊要求,只是做点家务而已。因此他们也并不需要索取更多更高的经济待遇,只是穿衣吃饭的基本保证就行了。其实缺了这些人也无所谓的。而母亲觉得在一起亲近了仍坚持说,还是跟大家一块儿过吧,真正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再各奔东西也不迟,我想到了那个境地,大家自然都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一年之后,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时正是解放前夕,我们的家,这次是真的是走入绝境了。这时整个社会一片动荡不安,人们的思想对解放二字相当的恐惧,因此许多有钱有势力的人,都纷纷逃离家乡远走高飞了。这时候我们家也面临同样的局面,何去何从?首先是家里的那些人,他们也必须都要回到自己的老家去了。

一天晚上,父亲把张忠叫到自己的书房里,语重心长的对他说,根据眼前局势看来,该是我们亲人分手的日子到了,现在我给你准备了一点钱,你必须尽快地回到你自己的老家去。否则,时间晚了就难以成行了。当时张忠双膝即跪到父母亲面前说,不,我不走,要死就死在一起。父亲赶快把张忠拉起来说,你这孩子怎么这样糊涂呀?眼下已到了非常时期,各自逃生的关口,就连我都是在劫难逃的人啊!与其说死在一起,不如各奔西东,能奔出一条生路来,就看个人的造化了。过去的所谓这些朋友,他们知道我手中无钱,都不闻不问地远走高飞了。做这栋房子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失策。我想后悔也济于事了,眼前急需要办的事有家中的这匹马,你要尽快地把它送到陈湘爷那里去。今晚我即离开家里,到外乡朋友那边避避风声再说。如果真像人们所说有缘的话,大寒之后必将是春天,我们仍将会聚集到一起来的。

父亲走后,张忠把要做的事情都全部办妥了。最让他难以割舍的则是小妹和白马。因为小妹二岁半从奶娘那里接回家之后,除了晚上跟母亲睡觉之外,全都是由他来照管着,平常不管走到哪里,总是把她扛在肩膀上。白马也不例外,不管刮风下雨都是把它安排得好好的,并且一年到头,每天晚上都要起来给它喂草喂水的。小妹和白马,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

八月十五仲秋节,是所有中国人团聚的愉快日子,可是今天,却要人走楼空天各一方。张忠这晚心里极端的痛苦和焦躁不安。他把一条凳子横跨在楼上的走廊上,眼瞅着天上那一轮高悬的明月,坐着、躺着、躺着、坐着,来回地折腾着,想到自己的身世和眼前的这种局面,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天下总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这种现状况而散,心里总觉委实不安。可是眼前的一切,却又让他无法改变。最后他决定还是按照父亲的意见回老家去吧。想到这里主意已定,于是,他把父亲给他的路费钱只拿了很少一点,其余的他用一块手巾包好放至枕头下,并留下了几句话:两位大人,这些钱我不能全带走,就留给家里急需吧。望你们保重!只要我张忠不死,仍还是会要回来的。

为了避免离别的伤感,天还未亮他就轻轻下楼了,离开了他和我们亲手缔造的,我们都有着深厚感情的家。当母亲发现张忠不在了和他留下的钱后,坐在那儿嚎啕大哭起来。

张忠离开后,我们就一直盼望着他的消息,可是那么多年来他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不知飘到什么地方去了。想起他他穷苦坎坷的遭遇和忠诚仁义的一生,每每让我肝肠寸断。年纪越大,对张忠的思念和牵挂越甚。张忠,你在哪里?你过得好不好?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虽然没有任何音信表明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我时时都在期盼着某种奇迹发生,那就是——在某一刻,张忠再一次回来敲响这个家的大门。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