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客行

长剑当歌七十载

 
 
 

日志

 
 
关于我

六十余载若等闲,晚期依旧壮心间。 弹剑作歌奏声苦,天涯长啸似无言。 历来剑客多寂寞,挫筹顿志命由天。 笑狂痴把残酒尽,苦守长剑归桑田。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三章(二)狼外婆  

2007-11-21 13:03: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二)狼外婆

 

     经过医务人员及时抢救后,明儿终于从死亡线上慢慢苏醒了过来。她无力地睁开眼睛望了望周围,仍不知自己此时身处何方?小吴急忙上前握住她的手说:“明儿!你真糊涂呀!有什么不能解决的问题,值得你用如此大的代价去交换呢?都怨我太粗心大意了,否则你就不会受到如此大的痛苦呀!”

明儿听到小吴的声音,眼泪如涌泉般淌了出来,她正想开口,小吴连忙阻止说,“现在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你身体过于虚弱,我们要马上将你送往病房去了。”

当家里接到单位发去的病危通知书电报后,明儿妈当日启程就赶到医院里来了。看到女儿身上插着许多管子,一下子身子就站不住了。幸好旁边有人将她扶着,同事轻声地安慰她说:“老人家不碍事了,危险期已经过去了!”她哭诉着,“我的女儿呀!这是得的个什么病哟?天哪!明儿,妈来了你知道吗?真要有什么不测,娘老子也不想活下去了哟!” 护士们连忙阻止她可不能再大声哭了,病人现在最需要的是安静,这时谁都没透露明儿是因自杀。

一周之后,明儿终于可以进食和小声说话了。她用手把母亲召到身旁说:“妈!请您把我的那串钥匙拿来过来好吗?我想剪剪脂甲了”。母亲连忙去把钥匙拿来递给她时,钥匙上吊着的那个小铃铛清脆的响了起来。这时明儿突然地想起了什么?便将这串钥匙紧紧地握在手中轻软地搓动起来,小铃铛不时地发出一阵亲切而熟悉的声音来。

母亲摧促着她说:“你不是想要剪脂甲吗?来,我帮助你剪吧!”

“不了妈!现在我不想剪了,感觉有点累似的,想睡一下了。您也该去休息一会儿去了。” 明儿固执地说;

     还是小时候喜妈妈(茅茅的母亲)送给她的这只小铃铛,她一直保存在自己身边行影不离十多年了。此时看到它,勾起了明儿太多的往事来。想着想着,一种无比痛心的失落之感,让她眼泪禁不住的淌了下来。眼下她真盼望茅茅哥能走近她的身旁,尽情地对他倾诉自己内心的苦衷啊!但这毕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尽管小小铃儿不能表答什么,然而它老早已在明儿的嘴边来回地亲吻了无数次了。

开餐馆的张姨,提了满满一蓝子的东西来看明儿了。进病房来就被明儿的母亲一眼发现。可是她想这个女人好生面熟?但又不敢盲然地去叫喊。琢磨一阵后,心想这不是我原来的邻居张姑娘嘛,她来这里做什么?于是她赶快向前一步,匆忙地打着招呼说,“我是爱姑娘你不认识了吗?你来这里做什么呀?是否家里有人在这儿住院了?”“嘿!你不叫我还真不认得了呢,嗳!你是爱姐吧?我是特来看明儿的呀!这不,还做了几样家乡菜给姑儿补补身子的!”。 “是吗!张姨呀,真的把你操心了哟! 她刚才睡着。来,你把东西暂时放下,我们姐妹俩上外面拉拉去吧!”

她俩坐在医院外面的花台边。话未出口泪先流。张姨说,“最近外面乱得很,我的生意也没法做下去了。那天医院护士前来告诉我说明儿出大事了,不知是否还抢救得过来。当时我的魂都吓掉了,马上就往医院跑去,可是孩子却在抢求室不让我进去。一会儿突然来了几个挂红袖章人使劲地要将我拽了出去。我哭着睡在地上就是不动。他们把我没有办法,最后警告我说,不准在外面乱说呀!其实我有什么好怕的?我又不是吓大的,你是知道我的,当年日本人打到我们那里时,我不但不跑,还是照样炸我的油粑粑。今天我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哈哈!”

“张姐,你真的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哟!今天你还这样的关心我的女儿,这个恩今后一定得报答你的。” 。

“快别这样说了。亲不亲故乡人嘛!何况我在这里做生意,明儿却经常去家里看我的。过年过节这孩子都送东西来给我吃,真像是自己的该子一样了。”

“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的明儿究竟是得的一个什么病呀?”

“啊!你还不知道?她有什么病得?是造反派说她隐瞒了家庭成份,要抓她去开斗争会,挂牌子游街示众!可是孩子毕竟年青,怕丢人,就寻短见了呗!要不是那个叫狼外婆的姑儿急时发现,嘿!恐怕你们母子就难得见面了哟!”

这时明儿妈才恍然大悟 听后心惊胆跳起来。真的是谢天谢地感谢菩萨保佑了,要不我还蒙在鼓里!马上就双腿跪在地上盍起头来,真是菩萨有眼哟!

“爱姐,你真的不清白,现在是什么气候,不准信迷信了的。否则给那些人碰着可不得了呀!赶紧起来起来!现在一切都不必说了,人在就是万幸。在这个地方你可要特别当心了,一句话没说好就要抓走的。如果住在这里不方便的话,就上我们家里去。我们一家人都是工人阶级,保你没事的。”

    尽管明儿已经出院了,但革委会仍在要明儿交反省材料。更强调一个内容,要把这次自杀的动机写进去,要上纲,拿到原则上来认识,革命人是不相信眼泪和自杀威胁的。

     由于中央明确指示,新成立起的革命委员会成员中,心须要体现出女同志的比例。现在医院的革委会成员中,是青一色的男姓?经过反复考虑,小吴被光荣地推荐进来了。一方面她的出身不但是贫下中农,而且还是一贯忠实诚恳的共产党员,在单位的口碑极好。不推选她又该选谁呢,进入革委会之后,小吴专管革委会的挡案材料。

中午小吴回到宿舍看明儿来了。很远就看到她坐在桌子上写反省。伸着头向房中望了望,便轻轻地走至明儿身背后,看明儿低着头望着那空空的材料纸发呆。这时小吴双手捂着明儿的双眼并压着嗓子说:“猜猜!我是谁呀?”

在护校同窗三载,分配来医院朝夕相处亲如姐妹。简直熟悉的不行了。“还用得我来猜吗?当然是狼外婆呗!”(叫小吴狼外婆这个名字是有个来头的。护校毕业时,班上排演了一个自编自演的小歌剧;“狼外婆” 参加学校文艺比赛。凭着狼外婆的机智和勇敢,在猎人手中救出了八个狼崽子的故事。小吴就在该剧中饰演了智谋双全的狼外婆。此后小吴的本名就由“狼外婆” 所代替了)。

说话时明儿表情十分平淡。当狼外婆将手从明儿的眼前移开时,一种真诚的友情,迫使明儿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眼泪如山洪暴发般的禁不住的倾泻了出来。

 “打住!打住!别这样了!有那么严重的事值得如此悲哀的吗?我说过,就是有天塌下来了不是还有那么多人在顶住吗?要有勇气去面对。请告诉我!当时革委会究竟对你讲了些什么?要你怎样?你如实地跟我说清楚好吗?我们是好朋友,而且我也是你入团的介绍人。对于你的家庭问题我了解得很清楚了。因为当时组织上派我去你家乡落实过了的。即使有些没有说白明,也不应归纳到你的身上来。我相信当时地方上的结论是确凿可靠的。你不可拿自己生命做代价,这是错误的。目前我是单位革委会的主要成员之一了。领导班子成员开会我都得要参加。在所有怀疑的对象中,并没把你作为有重大政治嫌疑的人来处理,更不应该把你隔离反省。明儿你原本就是一个非常聪明和有胆识的人,不论做任何事情都讲究认真和完美。难道就因为受点委屈就走自杀这条路?这不正中那些人的下怀吗?如果死了什么问题也说不清楚,还要背个骂名。如果你还能像过去一样的信任我,请你不要再有任何顾忌。把全部情况更详细地写一份交到革委会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圆满答案。” 狼外婆非常认真地对明儿说。

这时明儿心里突然有了支点,于是便把刘医生跟她的所有过节,全部详细地写出来交给狼外婆了。晚上狼外婆看着明儿所写的一切,刘向明儿求婚不成遭到拒绝后而引发的这一连串的事情,心里非常的气愤。特别是有关她和茅茅问题,明儿很早就告诉过小吴,小吴也算很了解这些内情,根本不存在什么嗳昧关系。刘这样做纯属一种私人报复。

次日,狼外婆再次找明儿:“这些写的很好,明天你直接送到办公室来。而且在交材料的时候,办公室的人越多越好。如果只我一个在就不要交,你就退了出去。这点一定记住。” 狼外婆说。离去时转身向明儿做了个鬼脸,用手指着明儿的鼻子说:“明儿,咱们再来从演一次,狼外婆救小狼的故事吧!”

在刘四海主任去省会汇报单位文化大革命成果之时,明儿进来交材料。明儿走后革委几位同志,想要小吴先把她的材料过目一下。此后大家都传阅了起来,感到非常的惊讶与气愤,并提议晚上再召开一次革委常委会,在会上大家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充分的讨论。最后要小吴向所有革委委员重读了明儿的反省材料。读完后,小吴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问题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在我们这个队伍里,有人利用职权陷害革命群众,是绝对不允许的。明儿同志这分材料告诉我们。不按伟大领袖毛主席说的‘实事求是’的态度办事,公报私仇就是对他老人家亲自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脸上抹黑。我们就要把他揪出来打倒,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

狼外婆的这一招可真奏效。革委会主要成员们做出决定,把刘四海主任从第一把手的位置上拉了下来。并且当场把这个决议公布于众,随同明儿揭发刘的事实,紧贴在后。这下整个医院里可热闹起来了,更有革命群众贴出了一首的打油诗:

 

                                                                      “送瘟神”

 

                                                     文革风火遍地烧,谁敢使权用水浇。

                                                     革委会内煮饺子,沉下一个大卵泡。

                                                     卵泡好比毒瘤子,铲除后患免心焦。

                                                     此次手术动得好。广大群众拍手笑。

 

                                                      公报私仇为烂招,不算刘公计谋高。

                                                     水可载舟可复舟,不随人意便可抛。

                                                      想当左派非难事,光凭口号岂算招。

                                                      借问刘公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